前后绵延不断,征服于千里之外

  瞧,那滔滔的江水挟雷霆之势从天边奔涌而来,坚强而豪迈。李白也许是在这气势磅礴的江边,才激起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凌云壮志。我看着巨浪荡涤尘埃,听着涛声回荡在天外,豪情在胸中激荡。流水,这是阳刚之水!
  立于高山之巅,看那奔腾不息的流水从陡峭山崖上飞流直下,宛如银河落于九天;站在深幽的谷底,看溪流婉转流淌,又似丝带般柔软;平原的水,叫河川,如同舞动的蛟龙,千姿百态;沙漠的水,浇灌着绿洲,孕育着奇迹,昭示着生命。捧一泓清水,我体会到水的性格是如此多变,有生机,有生命,有不竭的动力。
  流水啊流水,你柔情满怀时,与世无争;至刚至阳时,又能穿透青石。生命因你而鲜活,景色因你而秀美,情感因你而丰富,艺术因你而灵动。你不失细腻与温存,又极富壮阔与雄浑。
  流水啊流水,我也渴望做流水!
  我渴望做这柔情之水,汩汩然,曲曲折折地淌着。走自己该走的路,镇静,坦然。沐浴着四季的和风,随徐志摩到康河的柔波里,重寻金柳曼妙的倒影。我渴望做这柔情之水,满载鲁迅浓浓的水乡之情,让乌篷船在淡淡的随意中荡漾,听渔歌唱晚。
  我也渴望做阳刚之水,做雪域冰川的长江源头之水,带着春潮的风采,有着惊涛的气概,更拥有海纳百川的博大胸怀;我渴望做阳刚之水,做黄河之水,狂放如李白的诗句,奔流到海不复返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